欢迎您访问,榆林市工商业联合会(榆林市总商会)网站
全国工商联如何带领民企参与脱贫攻坚?谢经荣副主席为你详细解读!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和国务院高度重视扶贫开发,将脱贫作为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突出的短板和底线目标,而民营企业又是社会扶贫的重要力量。那么,脱贫攻坚工作难点痛点是什么?民企在扶贫工作上又能有哪些作为?

 

日前,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工商联副主席、中国光彩会副会长谢经荣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为大家详细解读了脱贫攻坚的那些事。

 

 

 

全国工商联是如何带领民企参与扶贫的?

 

谢经荣介绍道,自从总书记2013年在湖南的十八洞村提出精准扶贫之后,全国工商联一直在研究,包括同国务院扶贫办的同志一起研究,民营企业家怎样参与精准扶贫。

 

2015年年初,全国工商联进行了广泛的调研,在2015年9月21日出台了《“万企帮万村”精准扶贫行动方案》,并在当年的第二个国家扶贫日10月17日举行了启动仪式。

 

 

谢经荣说,这几年我们扶贫的重点就是“万企帮万村”。过去有“光彩行”、智力支边等等,但是这几年就是“万企帮万村”,我们准备动员一万个以上的民营企业帮扶一万个以上的建档立卡贫困村,使他们加快脱贫的步伐。而这一万个刚开始做的时候也是感觉很难的,因为不是每个企业都有能力到贫困村去帮助,要有一个特定的范围。

 

为了做好“万企帮万村”大概有这么几个步骤:

第一,调研。起草行动的方案,同时还要开一个启动仪式。

 

第二,广泛发动我们在2016年1月份在全国开了一次电视电话会,一直开到县。全国大概有2000多个分会场,参加会议的人有4万多人,会上工商联的领导去发动、扶贫办的领导去号召,企业家讲了讲扶贫的感受。现场参与的企业达到3万多家,正是在广泛发动的基础上取得了今天民营企业“万企帮万村”的效果。

 

第三,典型引领。我们对调研中发现的典型广泛宣传,把案例制成小册子。过去都是中央发到省,省再往下发。我们是直接发到县,发了三千多份,每个县都发。有关的扶贫政策我们也编小册子发下去,一杆子插到底,省去了很多环节。

 

第四,搞好服务。企业在工作过程中,在同村里接触过程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有土地承包的问题、贫困户参与生产的问题等,可能这个地方不通水、不通电,企业没法进去,那我们要帮他们解决。而且,农业项目投资期限较长,收益又相对较低,他资金少了怎么办?我们还要帮助他解决资金的问题。所以在2016年的9月份,全国工商联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签订了协议,现在“万企帮万村”是全国工商联、国务院扶贫办、中国光彩会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四家共同来主办的。

 

 

谢经荣继续谈道,同时,好的方面我们要表扬、推广。现场会的观摩点上,我们要学企业怎么运作的,跟老百姓有什么关系,政府怎么帮助,遇到什么困难工商联、扶贫办、光彩会怎么帮助他的,要几个方面形成合力。另一方面,我们还要督促检查、通报、约谈。2016年3月份开始,全国的领导小组分成四个组到全国的十几省去督促检查,看省级是否成立领导小组、开没开启动仪式、有没有签约等,没有的,要当场批评。同时,地方做得差的我们认为要通报批评。更差的六个省我们要约谈。而这些实际做起来并不那么容易。比如批评,你要把问题搞清楚才能批评;你要约谈,那要有胆量,脸皮要厚,脸皮不厚你约谈不了别人。

 

“万企帮万村”取得了怎样的成效?

 

 

对于这个问题,谢经荣表示,目前的效果比刚开始发动的时候要好得多,比预期也要好得多。到2017年12月底,我们台账里面的数字,全国有4.62万家民营企业帮扶了全国5.12万个村,帮扶的贫困人口是624万,产业投资是527亿,公益捐助是109亿,都是到帐的,不是承诺的。培训了54万人口,帮助了50多万人口就业。从这个数字上来讲应该说成绩是不小的,也受到了各级党委政府的重视,社会评价也比较好。

 

“然而,这个数字仅仅说明了一个方面,你在这里作贡献了,有民营企业发挥重要作用了,但更重要的,我感觉是一些变化,思想的、意识的一些变化可能更重要。”谢经荣说,“万企帮万村”行动的效果,我给他总结是双赢、双受益、三个促进。

 

双赢——就是企业家在帮扶过程中发展了企业,贫困人口在参与企业开发的过程中实现了脱贫,一般的老百姓增加了收入,这个双赢是很重要的,它能够保证扶贫的可持续性。

 

双受益——双赢是从经济上讲的,双受益是从思想上、社会关系上来讲的。很多企业通过帮助贫困村了解了国情,了解了社会,特别是农村。这比帮扶多少钱帮扶多少人更重要,把他的思想改变了,认识到我们中国还有这么样的贫困人口,政府为他们做了那么多的事儿,原来对政府的认识跟现在的认识也不一样。再一个老百姓也受益,不仅仅是经济受益,思想也受益。他们没想到企业家的那种拼命精神、那种开拓意识那么强,他认为企业家可能就是在办公室里,没想到企业家卖起命来比他们还卖命。另一方面让贫困人口增强了脱贫的信心,再一个更重要的,学了企业家的拼搏精神。大家过去讲的扶贫先扶志,志气的志,这个扶是在慢慢地相处中扶的,不是教育上扶的,看看人家企业家是怎么做工作的。

 

谢经荣举了这样一个例子:“我去过一个企业里面,有个企业家叫王伟,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他到一个村里扶贫,要改变这个村的面貌,他捐了3.7亿元人民币,给村里的群众开会大概开了60次以上。刚开始群众不太理解,可能认为你肯定是占我的地、想占我的房子,但是这个企业家的吃住都是自己花钱,自己掏钱还要给他们建新房子,给他们建旅游设施,而且承诺这些设施都是归你们的,我一分钱都不带,但是我要把你们这个项目盈利了再交给你们,没有盈利之前还不交给你们。老百姓一看人家从城里每天到这儿来,一开会开到夜里十几点,非常感动。所以他在村里的号召力很强,刚开始大家不听、怀疑,到后来大家不能说叫言听计从,但是你说什么做什么。”

 

这种行动拉近了两个距离,一个是企业家跟当地百姓物理上的距离,以前企业家跟贫困人口物理距离很远,这种行动让两者实现零距离的接触。另外一个距离是心理上的距离,以前企业家不了解贫困人口,贫困人口对企业家也有不了解甚至误解,这种行动使得两个距离缩短。

 

对此,谢经荣又谈到了三个促进

 

第一个是,促进了不同阶层的融合。

第二个是,是促进了当地的产业发展。

第三个是,促进了政府同企业之间的关系。

 

谢经荣说,大家都在讲“亲”、“清”政商关系,很多政府可能愿意比较“清”,同企业家关系很清楚,但是他不愿意太“亲”,怕受一些牵连。但是扶贫把政府跟企业家结合起来了,政府感觉到企业家不仅仅是挣钱,还办了很多社会公益事业,而且他帮助政府完成脱贫的任务,他愿意跟企业接触,这样就促进了政府同企业之间关系更加亲密、更加清廉。我觉得这个意义比帮助几个人、捐了多少款还要重要。

 

民企都有哪些帮扶方式?

 

咱们国家的民营企业都是从市场走来的,他们最熟悉市场,他们最接地气。所以,他们的帮扶方式也是多种多样的。大企业有大企业的帮扶方式,小企业有小企业的帮扶方式。比如像恒大集团最早是包县,最早准备捐助30亿元人民币,帮助贵州的大方县整体脱贫,就是包了。后来随着进展,现在是包市。

 

 

 

谢经荣介绍道,恒大现在要捐赠110亿元,帮助毕节所有的县市区的贫困人口,我去过三四次,这个企业的行动力、执行力,包括他对扶贫的热情,让我很感动。

 

大企业帮扶还有一种方式。谢经荣继续举例说道,如宝龙集团捐2000万,在一个县里帮助小企业。小企业不是没钱吗,但有技术、有能力,比如我根据你的项目帮助100万,但是你得带50个贫困家庭,保证他脱贫,挺好啊!相当于两万块钱使一个家庭脱贫,这个家庭脱贫是在产业基础上的,是持久的。等到脱贫之后,捐赠的100万元干嘛?生产队的公益金,从企业里每年可以拿到5万元的收入,那集体经济又有了。所以,企业家的创造力是很强的,不是简单地给钱给物,他给的是一种机制,给的是一种思想、一种方法,这个好!农村不仅仅缺钱,更多地是缺机制、缺思路。

 

小企业也有自己的方式。比如谢经荣前年在陕北见了一个企业家,企业很小,他大学毕业可能两年,自己创业,种蘑菇,有20几个小伙子跟他一块创业,他带了60多个贫困户,大家一起种蘑菇。他蘑菇的菌种,所有的这一切,技术要求,他来培训,最后他统一销售,还保证你的价格,一个小伙子刚30岁,那人家工作做的多好,所以小企业有小企业的办法,大企业有大企业的办法。

 

“万企帮万村”为何会取得这么好的成绩?

 

谢经荣说,我们国家的脱贫攻坚战是关系到我们能不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能不能实现伟大复兴的关键一步,民营企业家得益于改革开放,他们是首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他们愿意利用自己的知识、资金来回报社会,特别是总书记的号召对他们是极大的鼓励,我们这个“万企帮万村”之所以能够取得成绩,第一项归功于总书记的号召。“万企帮万村”是2015年开始的,是写入到当时脱贫攻坚战的“六大行动”之一。2016年3月4日,在政协两会的时候,总书记就指出,“万企帮万村”精准扶贫行动很好,要抓好落实,抓出成效,我们把总书记的号召给企业家传达之后,企业家更加振奋,积极性更高,为什么取得成绩这么好?我觉得跟这个有关。

 

第二,各级党委政府也都把我们的行动纳入到当地的脱贫攻坚战里面来。

第三,企业家的积极性,他们的热情,他们奉献社会、报效祖国的家国情怀,也包括他们的创新精神。

第四,全国工商联四个部门省市县各级领导小组的通力合作。为了做好这个工作我们想了很多办法,有鼓励的办法、有批评的办法、有通报的办法、有约谈的办法,还有一个,我们自己建立一套台账系统。后来我们又进一步完善,开发了手机APP。

 

谢经荣继续说道,到哪一个村哪一个企业你说帮了谁,一查,你说帮了三个这里怎么两个,他说我就写了一个村。你帮了多少马上就可以知道。现在更方便,我现在在办公室能看到点的分布,我们建立起“万企帮万村”的地理信息系统,5万多个村在计算机里一查就查到,每个点都有,一点这个村谁帮的谁,投入多少钱,帮助了多少贫困家庭,贫困家庭的收入多少,都能看得出来。但是这些我们没怎么花钱,都是企业义务给我们做的。所以,之所以成功,我们一说“万企帮万村”这是帮助贫困人口,很多企业自愿的给我们做,这点应该感谢企业家们。

 

民企下一步的工作应该如何进行?

 

 

 

谢经荣表示,我们全国领导小组制定了一个计划,比如说在凉山搞了一个光彩行,就是鼓励大家到凉山去投资,凉山是三区三州其中一个。同时,我们召开了省一级工商联党组书记的会议,要求东部地区凡是有任务的都应该到西部的三区三州去引导企业家投资,我们还定了一些具体的(方案),必须要带企业家去,必须要有这个工作。根据今年的计划,我们重点在新疆的南疆和云南的怒江,这是三区三州里面的两个地方,这两个地方离东部地区相对比较远一些,东部企业直接过去投资有一定难度,我们也在想办法,比如在南疆地区能不能做一些扶贫车间,就是把企业里的某个环节放到村里去,村里的贫困家庭或者农村别的劳动力,利用他闲散的时间到车间里工作,有收入,而且很灵活。当然把一个车间放那里去会造成很多不方便,但是如果说和扶贫结合起来大家觉得有意义。

 

另外我们也在提倡消费扶贫。谢经荣继续介绍道,今年1月10日,在贵州安顺召开了全国消费扶贫的启动仪式。消费扶贫怎么说呢?不是每个企业都可以参与精准扶贫的,那个需要很多条件,农业企业可能好一点。为了让更多的企业参与,我们说扶贫不是想象的那么难,只要是买扶贫企业的产品就是扶贫。这次我们机关利用春节,号召大家都去买我们定点扶贫县的产品,如果大家都去买了,那么贫困地区、贫困人口生产的产品都卖出去了,老百姓不就脱贫了吗,这参与性可能更高一些。

 

只不过还有这样的一些问题:

第一个是远。

第二个是生产分散,没有品牌,老百姓不太相信。所以我们最近一直在想,怎么样让贫困地区的产品实现品牌化,这就必须要有大的企业进入,规范生产、采取运输、包装,都要规范化,可溯源,保证产品质量,所以我在贵州搞的消费扶贫启动仪式上强调两点:第一点,必须是扶贫企业的扶贫产品,什么叫扶贫产品?就是由贫困户、贫困村参与生产的农产品才能叫扶贫产品,光自己企业生产的不是扶贫产品;第二点,必须安全,怎么安全呢?食品药品监管局的认证,这样才能进入消费扶贫的渠道销售。通过这种方式形成凡是消费扶贫的产品都是好产品,可以卖出好价格,他卖的价格越高贫困人口得到的越多,这个扶贫企业得到的机会就越多,所以我们日常生活都可以参与扶贫。

 

(文字内容来源于人民网“高谈客论”栏目 中华工商时报全联通编辑整理)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网站投稿 意见箱

地址:陕西省榆林市委大楼 电话:0912-3268622 传真:0912-3644731

网站备案号:陕ICP备14004743号-1 技术支持:榆林云澜软件

榆林市工商业联合会(总商会) 版权所有